第四百二十五章 皇上驾崩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『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
    一秒记住  无弹窗

    这是萧长歌第一次亲眼见证一代帝王的陨落,也是第一次见到帝王之死,将来她还会见到一个帝王的登基,甚至帝王生活。

    她有些不敢相信,这一切就真真实实地摆在她的眼前。

    安公公的脚步在她的面前一闪而过,紧接着是推门的声音,外面妃嫔的哭声断断续续,十分扰人。

    “皇上驾崩!”

    安公公拔高了自己前所未有的声音,连续说了三遍。

    沉默了一会,外面响起阵阵哭声。

    苍叶国嘉成帝四十八年夏,嘉成帝薨。

    今日起,全国哀悼一个月。

    全国禁止一切娱乐活动,行斋戒,朝廷各部院大臣和官员要到本衙门宿舍中集体住宿斋戒,不许回府。斋戒期满以后,文武官员不准作乐,禁止丧服嫁娶活动。

    百姓要在二十七天中摘冠缨、服素缟,一个月内不准嫁娶,一百天内不准作乐,四十九天内不准屠宰,二十七天不准搞祈祷和报祭。

    京城自大丧之日始,各寺、观鸣钟三万次。

    京城被一片乌云笼罩,每家每户都在为嘉成帝哭丧吊唁。

    苍冥绝转身,牵起萧长歌的手,扶着她的身子出了中殿。

    苍冥绝把萧长歌送回府中,面色憔悴了不少,待她平安回府之后,再次翻身上马,准备进宫。

    “你路上小心。”萧长歌在他身后喊道。

    苍冥绝回头,依旧面无表情:“待我处理好京中事务,便来接你进宫。”

    看着他骑马的身影渐行渐远,萧长歌不知道他接她进宫的用意。

    总之,京城要变天了。

    夏季阴雨绵绵,这几日的天气并不是很好,从早到晚的薄雨下不停,太子府的露天院子里积了满池滴滴答答的水声,树叶上挂满了老天爷的恩赐。

    萧长歌坐在门口发呆,一身丧服将她的身子衬托得修长柔软,头上仅仅别了一只白花,粉黛不施的小脸愁眉不展,更多的是担心。

    “娘娘,该用午膳了。”天喜在她的身后唤道。

    午膳是府里的大厨绞尽脑汁做出来的几样精致的素菜,因为还在斋戒,全国都不能沾荤腥,连带着萧长歌食用的都是素菜。

    “娘娘,真是难为您和肚子里的小皇子了,这几日一点荤腥都见不到,也不知道会不会对肚子里的孩子有影响。”天喜担忧地道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哪有那么脆弱,今天是嘉成帝驾崩的第三日,怎能因为我破坏了苍叶国的规矩,斋戒也是对嘉成帝的一种吊唁。”萧长歌说罢,提筷用膳。

    算算日子,他已经五日不曾回府,想必这几日处理朝廷事务定然很忙,一大堆的事情等着他接手,还有嘉成帝的丧事,说起来他实在辛苦。

    “娘娘,您最近用的都这么少,都瘦了,还是多吃点吧。”天喜有些焦急地催促她。

    萧长歌把碗推到一边:“吃不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奴婢吩咐厨房为您做银耳莲子羹,您可一定要喝。”天喜想了想,唯有这个还能吃。

    见萧长歌点头之后,立即兴冲冲地跑到厨房,吩咐里面的大厨做事。

    晚间的天气凉爽,一改夏日的闷热,反而还有淡淡的清风,萧长歌推开窗户,外面的小雨已停,散发着雨后泥土的清香,大自然的味道窜进口鼻。

    萧长歌深吸一口气,觉得甚是好闻,便坐在窗边看书。

    不一会,门被缓缓推开,她当下以为是天喜,没有回头,但是一阵熟悉的脚步声钻进她的耳里,令她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回头,苍冥绝高挑修长的身影立在朦胧的烛火下,脸颊削瘦,眉峰凸显,唇边挂着淡然从容的浅笑,对她张开双臂。

    萧长歌一怔,眼睛不由自主地泛红,飞快地冲进他的怀里,以解几日不见的相思之愁。

    “这几日没见你,好想你。”苍冥绝低声开口,声音低沉而又沙哑。

    他的大手放在她的背上摩挲着,下巴抵在她的额头上,闭着眼睛,像是怎么也抱不够似的。

    萧长歌抱着瘦了一大圈的他,闷声道:“我也想你,孩子也想。”

    他不可抑制地笑起来,松开她的身子,把她拉到烛火底下,细细地抚摸她的脸:“五日不见,我得好好看看你,是不是瘦了?有好好用膳吗?孩子乖不乖?有没有让你不舒服?”

    他的大手顺着她脸颊上的轮廓来回抚摸着,紧贴着她的小脸,不肯松手。

    萧长歌歪着头,感受他粗砾的大手抚摸的感觉,点头:“都好,你也瘦了,是不是朝廷上的事情太多太棘手了?”

    “父皇才驾崩,很多事情都需要我亲自处理,这几日忙前忙后,除了丧事之外,还有许多制度需要重新拟订。今日宫中的事情安排的差不多,便来接你进宫。”

    苍冥绝毫不否认这些日子的辛苦,但是只要一想到这些都是他们的未来,就心甘情愿地做

第四百二十五章 皇上驾崩(第1/2页)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