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二十四章 十万火急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『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
    一秒记住  无弹窗

    其实朝堂上的事情她已经不再过问了,自从怀孕之后,全身心都在自己的肚子上。

    只是昨个天喜告诉她,段贵妃在京郊后山上被施以火刑,她这才问问临王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好,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,你可不能生气,气大伤身。”苍冥绝好言好语地哄着。

    萧长歌这才满意,仗着他这些日子对自己的宠爱,越发地无法无天,稍稍不顺心就拿他出气,他也一直笑脸相迎,不管她说什么,都一副笑意盎然的样子。

    每天晚上睡觉时,他为了防止自己掉下去,一直睡在外侧,半夜三更口渴下意识地推他,他竟然立马跳起来去为她端水,待她睡去之后才敢入睡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的照料,令他消瘦了不少,不过随着萧长歌的肚子越来越大,他的喜悦也越来越大,时而能见到他眉眼温暖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觉得我太刁蛮了?”萧长歌突然问道。

    苍冥绝摸摸她的额头:“你是我的太子妃,刁蛮与否都是我的,这辈子,你已经被我攥在手心,休想飞走。”

    萧长歌抬眼看他,对上他的视线,在他的眼中找到一丝不安的情绪,她捧住他的脸颊,在他的唇上落下一个浅吻。

    苍冥绝身子一怔,良久才反应过来,这是她第一次主动吻自己。

    抬手,按住她的后脑勺,不由自主地加深了这个吻。

    离箫在不远处站了一会,看着两人的甜蜜,进也不是,退也不是,最终还是轻咳一声,打断恋人恩爱的画面。

    面无表情地走到他们面前,苍冥绝冰冷的目光落在他的脸上,微眯的目光看上去十分不满。

    但是离箫却没有回头看他,有种诡计得逞的快感。

    一面从自己的药箱里拿出了小枕头垫在萧长歌的手腕下,面无表情地道:“有孕期间,不得同房,太子殿下,这段时间就先委屈一下。”

    他刻意把话说得这么直截了当,就是为了小小地报复一下苍冥绝。

    原本在他们成亲之后,他准备带着如酥到苍叶国的边境去玩,谁知在出发的前几天,替萧长歌把脉得知有了身孕之后,苍冥绝就迫使他留在京城,直到孩子出生为止。

    真是天怒人怨啊!

    离箫说完这番话,苍冥绝根本没有任何反应,只是淡淡道:“你还是好好把脉,再说这些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他的手指在萧长歌的手腕上跳动着,认真地把了一会脉,收了手。

    “殿下这话可不对了,有事情就要及时说,万一迟了可就不好了。”离箫看着苍冥绝的脸色一点点难看,知道点到为止。

    连忙转移了话题,看向了萧长歌:“娘娘,您肚子里的孩子已经四个月,算是度过了危险期,只是日后膳食还得多加注意。”

    算算时间,从把脉的第一天起,孩子就是一个半月,如今已经平安地度过了两个多月,肚子已经慢慢地显怀。

    萧长歌伸手抚摸上自己的肚子,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“已经四个月了。”苍冥绝喃喃自语,心里在计划着什么。

    稳婆是宫中的老嬷嬷了,为无数个妃嫔接生过,这点是不需要置疑的,只是生产的时候需要的东西很多,现在应该一一记下来,防止到时有突发情况。

    那边的天喜也兴致勃勃地走了过来,手里还拿着一件蓝色的衣裳,可是却在见到离箫之后放慢了脚步,顺便理了理自己的发髻。

    “参见太子殿下,太子妃娘娘,离楼主。”天喜一一请过安,脸色泛红地把手里的一件小孩衣裳给萧长歌看。

    “娘娘,这是您上次给的布料,吩咐人做件小孩的衣裳,锦绣山庄的人今日刚把做好的衣裳送来,这手法针线和花纹都是上好的。”

    萧长歌接过,手里的布料的确柔软,款式新颖,针线细密,可以看得出是下了功夫的。

    “很不错的手工,冥绝,你看看。”萧长歌把衣裳拿给苍冥绝看,见他伸手接过,复又对天喜说话。

    “跑得急了吧?去倒杯水喝吧。”萧长歌指了指身后的茶杯。

    天喜道了谢,拿了一只茶杯为自己倒了一杯喝下,又拿过一只新的杯子,端给离箫。

    “离楼主,您站了半天,应该也渴了吧?喝点茶。”天喜娇羞地把茶杯递给他,不敢去看他的表情。

    这是对自己示好吗?离箫面色尴尬地看了看萧长歌,又看了看苍冥绝,他们都一副看戏的样子看他。

    离箫伸手推开天喜的茶杯,道:“我方才喝过了,不渴。殿下,我还有事,就先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急匆匆地拿起自己的药箱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天喜的身子僵在原地。

    萧长歌算是看出点什么来了,只是不知日日伺候自己的丫鬟什么时候对离箫有了想法?

第四百二十四章 十万火急(第1/2页)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搜索